TCG
Seagate

科技发展的省思

  • 林一平

林一平手绘之梭罗(左)与奈许(右)。林一平

资通讯技术(包括早年的电报、电话,以及今日的互联网)对人类的沟通有重大影响。然而这种影响是正面或负面,端靠人类的智能如何应用这项科技。

梭罗(Henry David Thoreau)认为自动化纺织机(power looms)、铁路,以及电信(电报)是十九世纪中叶工业革命的产品。而在盲目追求商业价值下,这些产品可能会毁灭自然。

梭罗曾在华尔腾湖畔(Walden Pond)独自筑屋耕种,过了两年多遗世独立的简单生活。后来写成《湖滨散记》(Walden, or Life in the Woods)。他鼓励世人简化生活,将时间保留来深思生命,品味人生。其思想及行为对美国社会有很大影响。梭罗在《湖滨散记》一书中提到:「我们建造了缅因州到德州间的电报网络,但缅因州和德州有什么重要的事需要如此沟通吗?」

追随梭罗之后,纽约诗人奈许(Ogden Nash)也在他创作的诗《Look What You Did, Cristopher!》嘲讽电话:「有人发明了电话,打断了整个国家的沉睡,因为人们拨了相似的号码,却响错了的地方。」不少人应有深夜被叫错电话的懊恼经验吧?奈许被誉为「上帝赐给美国的礼物」、「幽默语言大师」、「稀有诗人」,其作品内容滑稽幽默,妙趣横生。他这首诗很幽默的凸显人们受制于高科技,未蒙其利,反受干扰。

梭罗对电信科技的省思在《陈之藩散文集》中也有提到,不过陈之藩文章的引述不太正确。他将缅因州误植为波士顿。陈之藩在他的作品提到科技和人文如何融合共存,并将之提升到哲学的层次,说法深入浅出,相当不容易。1995年陈之藩赠送一本《陈之藩散文集》给我和太太,也常要我注意科技和人文融合的议题。他的忠告令我受益良多,提醒我在做科技研究时,同时要思考人文的涵义,不要走火入魔。

科技除要有人文观,还要有社会观与永续观,善用科技可解决许多社会问题与环境问题。最近我们发展智能农业的平台AgriTalk。我们初步的做法是直接生产姜黄,透过这系统大幅提升产量及质量获取良好报酬,让契作的农夫与布建运行此平台的我们一起分享利润。

台湾的农夫很可怜,年轻人不做,老年人做不来,最后只能领老农津贴过活,若没人出钱布建智能设备,提升他们竞争力,如此恶性循环,台湾的农业就越来越困难。AgriTalk希望产生新的商业模式,解决农民工作。另外,台湾今年蜂蜜产量只剩10%,蜜蜂都采到农药死亡,AgriTalk 解决方案不伤蜜蜂,我们希望为蜜蜂找一条生路。AgriTalk是精准有机技术,我们扩大农田范围时,也希望提供有机无毒环境,让蜜蜂安居乐业!

现为交通大学资工系终身讲座教授暨华邦电子讲座,曾任科技部次长,为ACM Fellow、IEEE Fellow、AAAS Fellow及IET Fellow。研究兴趣为物联网、行动计算及系统模拟,发展出一套物联网系统IoTtalk,广泛应用于智能农业、智能教育、智能校园等领域/场域。兴趣多元,喜好艺术、绘画、写作,遨游于科技与人文间自得其乐,著有<闪文集>、<大桥骤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