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orum
活动+

用产品生命周期观点看待区块链

  • 朱宜振

评估商业导入时以产品生命周期的角度来看待区块链,考量的会是规格和技术外的事情。Pixabay

由于笔者在做自己的新创BiiLabs同时,常常都得面对很多从区块链科普,到各种光怪陆离、与区块链无关的问题,除了每次都得在面对面会议仔细回答外,在出海面对国际市场时,许多本以为已做过的市场教育问题又不断重复出现,这表示大家确实对区块链及分散式帐本的应用产生兴趣,但却也常在探讨时模糊了问题,导致不自觉问了很多本质上不属于由区块链解决的问题。

例如,区块链如何证明资料本身的正确性?

这就是个错误的命题!把区块链置换成资料库,你可能就会发现你不会再想问资料库是否能证明资料正确性,因为你已经使用过资料库。而区块链呢?它的角色就是做好忠实透明的记录者,正确性不在这一层被判断。

抑或有人开始质疑区块链,例如为何需要用区块链这样的问题?这问题常常问的人不是真的想了解区块链到底能否解决其问题,因为他内心本质就已排斥,不过这也跟区块链泡沫的副作用有关,在市场上确实充斥过多对于区块链的神话。

这次我试著从产品生命周期管理(product life cycle management)的角度来切入讨论,基本上把区块链置换成其它新科技,也可用类似的方式分析探讨。我先从自身10多年前还是个菜PM的真实故事开始。

时间回到2002年,当年刚从软件新创因缘际会转换到某知名工业计算机业者担任产品经理,接手了刚离职产品经理的产品线,其中有一款SBC (single board computer)正准备进入量产测试阶段,心中还在窃喜,我都还没搞懂状况就可以先有产品来管理真好,突然从零件代理商传来我产品上的某关键VGA芯片即将停产。

一下子从EE工程师、生管、物管、厂长、部门大主管全都在问我这个产品经理,「这是你的产品,你要怎么办?」

我根本还没搞清楚硬件生态就得处理这么棘手的问题...幸好有部门前辈主管及同仁指点说,「你该趁现在预先备料,来面对这样的问题。」

新问题来了,那我到底该备多少料?

在与主管讨论后,身为菜鸟PM的我写了一份签呈,预计买4,000颗准备停产的VGA芯片(一颗价值不斐!),一路大家闭着眼盖章,送到最后一关董事长时,年轻气盛的我傻傻一个人去找董事长签名,董事长看了看问我一个问题 ,「你有把握卖掉这么多的SBC吗?」

我心里的OS又出现了,「天知道?我怎么可能晓得卖不卖得完?」不过继续故作坚强的我,勇敢说出「可以的!」

接著的故事呢?出乎意料,数个月后产品卖得还可以,于是新的问题来了,各单位从生管、物管、厂长,还加上业务单位,又开始骂我,「你这个PM怎么都没算好,关键物料没多备呢?」

透过这则惨痛的案例,让我深切知道在做产品时,对于各种零件及所需要用到的技术的态度,必须从产品生命周期的角度来看待,基本上有几个原则可以用来判断。

首先,在这个时间点要导入,请先考虑你本来想选用的零件或技术,其生命周期已经走多久了?硬件人可以透过跟代理商及原厂沟通,了解所选用零件已经走了多久,离EOL (end of life)还有多久,软件技术一样,可以看该技术或者规格已经走多久,并可考虑下一点。

第二,若要导入新零件或技术,硬件人同样要看其roadmap已出来多久,并根据其市场特性,决定是否该用积极态度导入抢占市场,或因市场特性,必须先等早期用户及市场把相关问题扫过一轮才导入。

第三,不能只看规格就决定是否采用。软件人及硬件人都得从技术及零件的roadmap去理解,是否你以为适合的规格仅在这个时间点适合,但该技术或零件未来根本就不是朝著你想要的方向演进?那么就表示该技术或零件原则上不适合你的产业应用,若因故依然必须导入,就得有相应的风险管理。这问题常会在军用应用上、却必须使用一般商业等级的产品时出现。

在区块链上,因目前百家争鸣也常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因此大家很容易不小心用张飞打岳飞的方式去做技术的选择比较,但是从历史看,会发现基本上不存在最好的规格这件事情。

第四,技术迭代或零组件迭代的替换策略。在硬件端有个简单原则,许多关键零件常常会设计成pin compatible,也就是可以在同样的PCB设计上替换成其它零件或者升级,软件上可以透过其是否为模块化设计,或你所想要导入的供应商是否能够在技术维护上有所承诺。

第五,信息是否透明。在硬件上就得看原厂本身是否在市场上有足够的口碑和信任,因为上述几点都可以透过短期的承诺来骗取,这点在笔者过去的经验中,例如英特尔(Intel)的零件在生命周期管理的口碑和承诺上就比大多数业者好,若有异动,可能在12~18个月前就开始与其客户讨论如何解决,这成了许多业者早期不愿意采用台厂或者陆厂的零件的原因之一——非关规格,而是对于产品生命周期的承诺!

软件上,现在因为开放原始码(open source)逐渐成为主流,让source code透明度在重大专案或者国际协作专案中尤为重要,因为要能够被检核是否有可能的资安疑虑或者漏洞。对vender来说,透过透明也可以让客户可以更安心的采用你的方案。

最后,检核该零件或技术在大量使用时是否有问题。软硬件业基本上可有一套方式来做测试确认,是否在大量使用时是否有问题,因为你的服务或产品最终不是只是做个POC给少数人使用,但若设计不好,你的产品维护成本将会直接侵蚀掉你以为有的毛利。

上述六点原则并没有涵盖到所有的观点,不过基本观念就是,你若真的想开始导入区块链(新技术),那么反而得多考量的是规格和技术外的事情。在硬件创新上,市场上会告诉你要能够做到DFM (design for manufacturing),软件上也应有同样的DFM的观念,不过是design for mass usage。这观念区隔了你只能做出POC (proof of concept),或者你做的POC是真的能够朝向大规模使用来推进的。

就区块链而言,因为本质是软件技术及新型态的网络,所以评估商业导入时,你更该看的,就是提供你技术的团队对规格以外的事到底帮你考量到多少!

SSX南星创速器及物联网区块链新创BiiLabs共同创办人与执行长,第一代网络人,所创办的梦之大地BBS曾为台湾前十大BBS站多年(至今依然运行中),人生从互联网到电子业的工业计算机,及特殊电信铁道应用产业到物联网,长期深入探讨Deep Tech的应用及价值。2017年与伙伴投入成立BiiLabs利用分散式帐本应用解决万物联网的挑战,提供符合新一代隐私保护的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