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华

台湾代工产业的斗犬性格

  • 吴诚文
斗犬受限于牠们生长的环境与经验,无从理解与运用自身可以掌握的巨大力量。Pixabay

3月28日下午我受邀到SEMI的Test & Package Committee会议介绍ITC-Asia,说明今年9月我们首度成功把International Test Conference (ITC)的商标搬到亚洲来,跟SEMICON Taiwan结合。我跟委员会里各公司的主管代表讲,全世界最大的封测公司在台湾,且台湾的封测产业整体占了全球超过5成的产值,遥遥领先其它国家,但是台湾从来都不是测试技术的主导国家,连全世界最重要的测试技术会议ITC,台湾厂商都很少参与,遑论主导重要测试标准的订定,实在令人不可思议。这是因为我们的代工产业特殊的文化习性吗?测试服务做这麽久了,为什么没有衍生出自己独到的测试技术及软硬件设备产业?

2009年9月我于台大校友双月刊注销一篇文章省思台湾的代工产业,题为『斗犬』。我以斗犬影射台湾巨大的IT代工企业体,两只斗犬的身型力量已远超过洋饲主所能控制,但是却无从理解与运用牠们自身可以掌握的巨大力量,因为受限于牠们生长的环境与经验,害怕被惩罚甚至断食。也或许是因为血液里代代流传下来的基因控制著牠们服从的天性,犹如宿命般的,即使自我理解也难以化解。

代工当然本身没有什么问题,只要能获利就是可行的生意模式。只不过,获利高低除了自身的竞争力外,也牵涉到整个产业链的价值(利润)分配是不是合理,更何况任何产业或生意都有其生命周期,都不可能保障永恒的。获利不易时固然有垮台的危机,获利佳时也必然会引来竞争者,固守于既有商业模式,即便短期低风险不代表长期就能高枕无忧,所以竞争力提升的工作永远不能停歇,尤其技术及生意模式的创新更应是列入评估的核心项目!

1971年巨人队少棒国手,赢得威廉波特世界少棒赛冠军。台大电机系1981年毕业,获加大圣塔芭芭拉分校电机计算机博士。返国任教于清华大学电机系,曾兼电机系主任、电机信息学院院长、学术副校长等。2007年借调至工研院主持系统芯片科技中心及信息与通讯研究所,2013年获经济部国家产业创新奖最高荣誉—卓越创新研究机构奖,2014年归建清华大学。曾获IEEE Fellow、电机工程学会电机工程奖章、教育部学术奖、教育部国家讲座主持人等荣誉。现为清华特聘讲座教授。喜好吹奏萨克斯风,并拥有街头艺人证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