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antech

「深度学习」和台湾人有什么关系?

  • 覃培雄
台湾人自始至今都是开创深度机器学习的灵魂人物。黄士杰(左)为AlphaGo背后的重要推手。法新社

Alpha-Bet超赌时代:谷歌蛙跃的系统化创新里,人工智能是谷歌下的赌注最多、影响最深广的一个领域。其中又以它3年前花5亿美元买的英国DeepMind「深智」公司的AlphaGo「超碁」最为惊人。凭靠谷歌的大数据检索与并行演算技术,台湾本土博士黄士杰每天以上万台计算机里的职业棋谱训练超碁的数理模型,进行调校参数的「深度学习」。算无遗策的超碁乃能打败围棋王,让专家们本以为还要等一、二十年的「智能时代」于焉降临。

台湾人自始至今都是开创深度机器学习的灵魂人物。高一届的学长许峰雄1985年出国,在美国念博士班时就开发出Deep Thought「深思」,首度以计算机打败国际象棋大师。他1989年毕业后进入IBM设计Deep Blue,用8年时间击败国际象棋王。深智2012年挖角黄士杰时,明言公司不做没有钱途的围棋软件,黄仍用公余之暇自力开发,终于被老板注意到才成立专案。几个月后还在赔钱的深智就被谷歌收购。

黄士杰是在职涯路上的攻守权衡里,善于兼顾「爱你所做,做你所爱」的今日典范。他能够不留洋就出洋高就,并坚持所爱功德圆满,是因为在钱少人少、不被SCI(科学引文索引)牵著鼻子走的师大资工系博士班,遇上坚持让学生练功的教授林顺喜[注1]。做世界的人才,机会自己掌握!台清交成不一定是适合你的选择。

所谓智能时代是德国提出工业4.0所欲策应的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别称。和前三次革命对应的动机、电化、信息时代一样,机器智能将渗透颠覆全社会众产业。不同的是前三次革命养成的「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思维行动,将竞争不过靠大数据求证降低不确定性,应变灵活的智能组织。Uber在台湾的卷土重来是值得观察的实例。机器学习已在你我身边,又快又好地加速进步。凡人都知道换脑袋最难,这次革命不但会造福多数,淘汰的也不在少数。

新科技部长陈良基认识到现在启动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研发不嫌迟固然可喜,但是此次举债八千多亿的前瞻基础建设背后的思维着实令人担心。林全院长大胆假设「这些建设都是必要做的,晚做不如早做…由于许多建设都是提前做,所以可以称为『前瞻计画』」[注2]。全球民众整体智能「出行」方式的多元快速演进前所未见,方兴未艾,难以前瞻。陈部长若真认为「此次前瞻基础建设计画可以一次将台湾社会推入『真正的数码4.0』」[注3],与主管轨道投资的交通部长贺陈旦结合专业丶协同持续深度学习,切不可少。两位优秀的部长更可在科技、应用融合的台湾弱项上为民、为官表率。否则革命时代各自为政凶多吉少,未来台湾人到处都可以看到他们必需偿还的「前瞻」纪念碑!

注1:〈创造AlphaGo的台湾「土博士」,他们眼中的黄士杰〉《端传媒》2017-01-16

注2:〈前瞻基建计画 应更有前瞻性〉《经济日报》2017-03-24

注3:〈科技部:前瞻基建 推动数码4.0〉《经济日报》2017-04-14

台大电机系1977年入学,台大土木系1981年毕业,台大城乡所1985年毕业,获加大柏克莱分校区域与都市计划硕士、经济学博士班肄业。旅美期间曾任柏克莱国际经济圆桌研究员及美中日三国贸易论坛美方经理,并于硅谷创设Unitopia Corporation。返台后曾任太一信通公司董事长,从事国内与国际产业电子化,以互联网软件顾问贯串半导体设计、晶圆代工、封装测试、代理流通、至系统组装各业。2006年迁居宜兰,设计打造宜人阁民宿,并从事宜兰史、亚太史与全球化史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