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鼎音讯
订报优惠

人才外流与薪酬体制

  • 林育中
人才外流正面的来看是台湾的教育及产业所造就的人才有国际的竞争力,但这也大量抽取了台湾产业发展的资源。法新社

3月16日行政院主计总处公布一份「国人赴海外工作人数统计」,统计显示,2015年台湾人赴海外工作的人数为72.4万人,较10年前的数据近乎倍增。男性、大专及以上程度与25至59岁者分别占56.10%、72.52%与84.69%。其中以赴中国大陆占58.00%最多,东南亚占15.40%次之。这是整体的统计,电子业高科技人才的流失就埋藏在底下,而牵涉到复杂商业机密的司法案件只是冰山的尖顶。

台湾的人才外流正面的来看是台湾的教育及产业所造就的人才有国际的竞争力,但这也大量抽取了台湾产业发展的资源。人才流动的原因不外是产业的前景比较及相对的薪资报酬。前者比较幽微难论,而后者一目了然,特别是在高科技的产业;3-5倍的薪资的诱因,不动也难。

台湾的人才外流挑战这不是第一次。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前,台湾留学生返国的人极少,流失的人才是学历最高的一群。但80年代后,返国的人日增,有些人成为今日产业的主干。本世纪初新加坡积极发展半导体产业时,也曾经以3倍薪资的诱因来台广撒英雄帖,但收效甚微。现在与以前的状况有什么不同?除了当时台湾产业蒸蒸日上的气象外,在制度面最重要的差别是现在员工分红计入成本和员工股票分红依市值课税这两个紧箍咒。这二者让员工股票分红变得实际不可行;再加上台湾的基本薪资偏低,于是人才外流的口子从此大开。

员工分红计入成本是以前外资强力的要求,说是要与国际会计制度接轨。但这不仅牵涉到会计准则,也与现代公司的概念有关,《21世纪资本论》对于出资者囊括所有利得多有所批评,认为这是所得差距日益拉大的源头。员工股票分红依市值课税说是为了赋税公平,但远更大宗的股票股利分红却维持面值课税。

台湾曾经有一个有竞争力的薪酬制度,也促使了产业快速的发展。这个制度也许需要修改以符合更重要的基础价值,但不是单纯的扼杀它。短期内台湾很难大幅提升薪资的水平,我们需要一个制度来替代原来有效的制度。从制度经济学的领域来考虑这个问题,远比以司法或其它手段来处理人才外流问题来的有效!

相关文章<做世界的人才,机会自己掌握!>

现为DIGITIMES顾问,1988年获物理学博士学位,任教于中央大学,后转往科技产业发展。曾任茂德科技董事及副总、普天茂德科技总经理、康帝科技总经理等职位。曾于 Taiwan Semicon 任咨询委员,主持黄光论坛。2001~2002 获选为台湾半导体产业协会监事、监事长。现在于台大物理系访问研究,主要研究领域为自旋电子学相关物质及机制的基础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