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山:人生的挑战与学习

  • 吴诚文
持续创造价值,不断认识新的环境与新的挑战,学习新的装备与新的知识技能,才有可能越过连绵不绝的山峰。(图为玉山。图片来源:Kailing3)

2009年3月我与工研院同事去南横公路向阳附近的嘉明湖,顺路登上海拔3,605公尺的向阳山与3,496公尺的三叉山。我并非山岳专家,也无完登百岳的企图,只是喜欢感受崇山峻岭之美与人之渺小。

我们由玉井进入南横,经过当年遭受莫拉克台风侵袭之前宁静安逸的甲仙与宝来。在向阳山屋休息一晚后,我们清晨4点出发,满心期待能一睹嘉明湖之美,只是千辛万苦,翻山越岭走到嘉明湖时,却浓雾笼罩,而在摄氏5度左右的低温下强劲的北风又夹带著潮湿的细砂,无法久留。传说中带著致命吸引力的天使的眼泪终不得见,只留下短暂雾开时灰色湖面护卫著温驯但机警的水鹿的印象。

我想,每年到嘉明湖来的登山客不知凡几,总有人从三叉山走下来望见有如宝石般湛蓝的湖面时,不禁热泪盈眶的吧!而我登上向阳山顶,看到崇峻雄伟的玉山连峰近在眼前时,顿时也泪水模糊了视线,内心的悸动与玉山召唤的声音毕生难忘。

我在清华大学教书已29年,常常在想学生从小到大所受的教育也有如登山。老师教学生如何一步一步往上爬,如何学会装备的使用,如何避开危险,如何辨别方向,如何欣赏自然等。每个阶段的学习就像登一座山,从小山到大山,每个人的登山过程都是不同的体验(甚至有人半途而废),而登顶所见也不尽相同。假设能够完成所追求的学习目标就是登顶,能登顶且能望见下一座山就是成功的话,学校教育就是一个在受保护的环境中模拟攻顶的过程。离开学校以后要面对的是确确实实的、充满挑战甚至危机四伏的荒野深山,这可都是没法事先模拟过的。

一个人要持续创造价值,一生都得不断认识新的环境与新的挑战,学习新的装备与新的知识技能,才有可能越过连绵不绝的山峰。组织也是一样,因为组织是人组成的。我们的产业需要有上进心的人,而有上进心的人应该听得到玉山召唤的声音!

1971年巨人队少棒国手,赢得威廉波特世界少棒赛冠军。台大电机系1981年毕业,获加大圣塔芭芭拉分校电机计算机博士。返国任教于清华大学电机系,曾兼电机系主任、电机信息学院院长、学术副校长等。2007年借调至工研院主持系统芯片科技中心及信息与通讯研究所,2013年获经济部国家产业创新奖最高荣誉—卓越创新研究机构奖,2014年归建清华大学。曾获IEEE Fellow、电机工程学会电机工程奖章、教育部学术奖、教育部国家讲座主持人等荣誉。现为清华特聘讲座教授。喜好吹奏萨克斯风,并拥有街头艺人证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