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耐德

以软件思维与系统打造人本职场环境

  • 杨光磊
只要有强烈的意愿,加上软件思维和相关的领域知识,与相关专业内外部组织的合作,再困难的工程难题,都可以系统迎刃而解。(图片来源:Pixabay)

我30多年的职涯,经历了3个国家、6个组织/企业,参与/负责过7代从0.8微米到65纳米的半导体技术研发,也负责过半导体工厂(Fab)的工程处,甚至做过海外销售组织的客户服务,其中我最引以为傲的是无论做什么、负责什么,我都会为自己、为属下、为众人建构系统,倡导「人为万物之灵」的工作模式和职场环境。

这个与众不同的兴趣可以回遡到台大和柏克莱加大求学的经历、从大二去资工系选修Pascal程序语言开始,透过期末考、让我发掘自己身上流的软件血液。只可惜,当时的无知以及社会氛围,让我选择继续留在电机系,专注以数学物理为主的半导体领域。到了柏克莱加大,虽然仍主攻半导体,但是柏克莱极强大的Unix、EDA (Engineering Design Automation)、和各式各样的系统,让我眼花撩乱、不自主地玩了4年,也奠定我日后软件思维的职涯。

我在职涯中所发展出的系统不可胜数,因为基于信息保密原则,先提一个可以公开的案例。

话说我刚回台湾竹科,有一次为了解决工程问题,请工程师将测试程序改变,没想到她面有难色地说不出话来,询问之下,才发觉整个测试程序是美国客户写的,以当时厂商提供竹科的工程系统,要做数百页的测试程序改变,将是蜀道难的工作。于是,我一边解决眼前的问题,一边找另一位愿意学习做系统的工程师和当时的厂商、也是我的老东家HP合作,用我的经验,从平地打造一个有结构、比美国HP内部还好的半导体电性测试系统,不仅帮助我自己的员工和公司,也帮助台湾本地厂商员工和台湾所有需要研发的半导体企业,提供一劳永逸的solution,从此也成为HP供应竹科企业的标准系统!

这个例子告诉我们,只要有强烈的意愿,加上软件思维和相关的领域知识,与相关专业内外部组织的合作,再困难的工程难题,都可以系统迎刃而解。如同孙子兵法九地篇的常山之蛇:「击其首,则尾至,击其尾,则首至,击其中,则首尾俱至」!

台大电机系1981年毕业,获加大柏克莱分校电机计算机博士。旅美期间曾任林肯国家实验室与HP资深研究员,离美后曾陆续于特许半导体、华邦与世大集成电路任职,于1998-2005年间于台积电担任研发处长,负责0.18/0.13微米与65纳米先进制程研发,2005年赴美负责台积电美国研发计划及先进技术客户合作专案,2012年转任台积电研发基础工程处及先进技术管理办公室处长迄今。曾获14届国家产业创新奖-研发管理创新奖及行政院92年度「杰出科学与技术人才奖」。热心于台湾年轻人的教育与职场问题,积极投入均一教育平台、为台湾而教等教育公益的推广志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