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antech

创新:挥得分球,因它必将得分

  • 王文汉
创新就要奋力一击挥出得分球,否则如同先发未尽全功,致使后发先得。(照片来源:法新社)

举世瞩目的快速基因编辑平台(CRISPR/Cas9)专利判决近日终于出炉,博德研究所(Broad Institute)张锋博士领导的团队胜出。最早发明此技术的团队,由柏克莱加大的道纳博士(Jennifer A. Doudna)所领导的精英铩羽而归,考虑上诉。

CRISPR/Cas9平台被公认是本世纪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可有效而方便地辨识与剪切特定的DNA序列。它可能有助于解开生命谜团,精凖有效治疗人类疾病,甚至可以改善人种,再造万物。这专利意义重大,价值连城。两队攻防不吝千金,精锐尽出,可歌可泣。

道纳团队最先发表CRISPR/Cas9论文,最早申请专利,而张锋团队竟能后发先至,颇为神奇。美国专利局主要认为在张锋团队之前,没有任何人能证明CRISPR/Cas9能用于例如哺乳类等的真核生物细胞上。无论这场专利战是否延伸,这两个团队无疑已为生技界开启了众妙之门。

巧的是,CRISPR/Cas9专利战竟然和五十多年前的集成电路专利战如出一辙。TI 的Jack Kilby先提出发明与申请专利,Fairchild的Bob Noyce晚半年申请却先取得专利。于是TI开启启了对Fairchild的专利侵权诉讼。这场世纪专利大战,历时8年又8个月,TI落败。专利由Noyce率先胜出取得的原因,是因美国专利局主要认为在Noyce之前,没有任何人能解决集成电路的布线问题,成为实际可行的技术。

相隔半世纪的两个伟大发明,竟走同一专利路。先发未尽全功,后发先得。虽然这种世纪专利的得失不见得会影响发明人的历史地位及商业利益(注),却可以给我们一些启示。前美联打击王Babe Ruth曾说「每回得分球我一定确认我碰触过每一个垒包」。不要漏掉任何一个垒包吧,创新的朋友们,请奋力一击挥出得分球,因它必将得分!

注:Noyce与Kilby分别于1961与1964年取得专利,两人共同得过许多大奖;Noyce 1990年过世后,Kilby获得2000年的诺贝尔物理奖。TI与Fairchild 于1966交叉授权,共享商业利益。

台大电机系1981年毕业,获荷兰飞利浦理工学院电机硕士、华盛顿大学计算机科学博士,曾任IBM华生实验室研究员,自1991年起任职于Intel,于2015年12月退休,获颁Intel第一位荣誉资深院士。退休前担任Intel副总裁暨实验室执行总监,为公司最高决策团队成员,领导Intel全球资通讯科技研发。具完整软硬件研发经验,曾任Pentium Pro平台架构师、新兴平台研究室总监、Intel亚太研发公司总经理、Intel电路及系统研究总监,Intel软件与服务副总裁。为IEEE Fellow,曾获ACM SIGMETRICS (国际计算机性能绩效会议)最佳论文奖、ACM/IEEE ISCA (国际计算机架构会议) 最具影响力论文奖,希望把未来的时间贡献给教育及经验传承。